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偏偏要做你的M】(3.6)【作者:deltat】
【偏偏要做你的M】(3.6)【作者:deltat】
字数:4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3。6章

  吃完饭后,她俩竟然还意犹未尽。

  于是,吴小涵就提议去市中心一间她最喜欢的酒吧,一起喝上一杯。

  苏玉也爽快地答应了。

  我们走到了吴小涵的车边——苏玉还赞叹了一下吴小涵这亮眼的车。

  而吴小涵把车钥匙给我,示意我去开车。

  吴小涵还特意对提醒苏玉说:「以前魏麒坐我的车的时候,都是塞到后备箱里的呢。」

  苏玉笑笑,已经全然没有了羞涩:「那姐姐你今天打算让我的小奴隶坐哪里呀?」

  吴小涵说:「让他躺到后座的地上当脚垫给我俩踩,可以吗?」

  「好呀。姐姐玩奴隶的方式真多呢。」

  魏麒乖乖爬到后座的地上躺好,吴小涵和苏玉又才坐上去,自然而然地把脚踩到魏麒的身上——苏玉踩到了他的脸上,而吴小涵踩到了他的腿上。

  吴小涵还说:「不好意思啦,借用你的M当脚垫。」

  苏玉一点也没不开心:「这个M还是姐姐给我的呢,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在前面开着车,都不免被后面两个女孩的对话扰得心烦意乱。

  车刚刚发动,吴小涵就说:「哎,我觉得你得好好管管魏麒,你看,这个变态被我们俩踩着,竟然勃起了呢。」

  「真的耶,」苏玉答道:「没想到这学长居然这么猥琐。」

  「他就是这么不老实。我上次差点就把他的鸡鸡都割了呢——不过,最后还是只割了他龟头的一小点。」

  「姐姐,你对M也太狠了吧,把M都玩坏了才给我。」

  「没有啦,」吴小涵说:「只割了一小点而已,不明显的。对他这样的M,不狠一点怎么行呢?你看他现在,裤裆都凸成什么样子了。你应该让他重新戴起贞操锁来的。」

  「噢……」苏玉今天刚刚见识了贞操锁这种东西,好奇地问道:「可是,戴贞操锁会不会比较伤他身体呀?」

  「M的身体,怕什么嘛。他到时候会自己买上一个,让你戴上的。」

  魏麒答应后,苏玉看着他那勃起的小肉棒,起了兴趣:「不过,我看他那猥琐的东西,还是有点想玩一玩呢。」

  「好呀,我让开位置给你,你把脚伸过来玩吧。」

  我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大概苏玉用鞋子隔着裤子玩起魏麒的下体了吧。
  不一会儿,苏玉对吴小涵又说:「你看哎,他好像很享受的样子呢。我以前用手把我的前男友弄出来的时候,我前男友他都好像没那么享受呢。」

  「这贱东西,你这么玩他,他当然很享受啦,」吴小涵说:「你还是对他太好啦。换作是我踩M身上,就从来都不会让他这么享受的。」

  「那换你,你怎么玩呀,姐姐?」苏玉好奇。

  「我现在借用你的M给你演示一下,怎么样?」

  苏玉兴奋地答道:「嗯嗯。」

  这个过程中,从没征求过魏麒半句——他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就像一个物体一样被议论着。

  随着一声猛跺的声响,魏麒立刻撕心裂肺地惨叫出来。

  又是几脚猛跺,魏麒的惨叫震得车窗玻璃都晃了。

  最先开口的竟是苏玉:「别啦,姐姐,你轻点对我的M。」

  吴小涵笑道:「你又开始心疼自己的M啦?」

  「你这太狠啦,」苏玉说道:「不会直接把他踩坏吗?」

  「敢在S的脚下不经我允许就勃起的M,当然应该踩到硬不起来为止。」
  「姐姐,你简直就是个恶魔。」苏玉感叹。

  看来,苏玉终于发现了吴小涵的本性。

  ……

  到了地方停好车,等魏麒爬出来时,裤裆的地方早已被踩脏了。

  我们四个进了酒吧,挑了一个角落里的桌子坐下。

  两个女生一人要了一杯鸡尾酒,我和魏麒则一人点了一杯单麦威士忌。
  今天我们四个的确都很开心——吴小涵结交了新的姐妹;苏玉交了新的姐妹并且终于放下了我,同时,还收获了她的第一个M;魏麒终于有了新的S;而我呢,看到先前的误会被消除,就已经足够开心了。

  于是,每个人喝完第一杯酒后,又都点了第二杯酒。

  一边喝酒,吴小涵还一直向苏玉灌输着「M天生卑贱」、「M就是用来狠狠地虐,用不着心疼」一类很是极端的SM观念。

  苏玉早已被彻底佩服和相信吴小涵,此般被酒精一麻醉,竟连连点头称赞。
  在喝酒的间隙里,两个女生甚至还起身去玩起店里的飞镖来——她们的约定竟然是,谁输了,她的M一会儿就罚跪,供另一方随便惩罚。

  看来,我和魏麒果然只被当作物品一样看待呀。

  她们玩飞镖的功夫,我和魏麒则坐在座位上聊起来。

  魏麒说:「我知道。你可能会骂我一点都不忠诚。但是,苏玉好像真的挺好的。能做她的M,或许会很不错呢。」

  对于好几个月没碰过女生的魏麒来说,能有女生做他的S,他当然饥渴难耐了。

  我倒是安慰他:「当然啦,苏玉毕竟是我们系系花级别的女生呢。」

  「那是因为我们系总共就没几个女生好不好。」

  哈哈,魏麒说得倒也完全没错。

  她们俩不一会儿就赛完了一局——不过看起来不分胜负。

  正当我以为她们要再赛一场时,她俩嘀咕了几句,竟然拿了几枚飞镖径直去了结帐的柜台,然后,我就见到吴小涵掏钱结了账。

  而她俩回到桌边,喝完杯子里的酒后,毫无意兴阑珊的样子,反而一脸坏笑地把我和魏麒带了出去。

  吴小涵带着我们走了两个街区,带到了先前我给吴小涵舔过鞋的那个公园里。
  夜晚时公园并不关门,但是几乎没有人在里面。

  到了公园里面,走到了那个熟悉的小树林边时,除了我们四个,视线里已经没有别人了。

  吴小涵此时便命令我说:「把衣服脱光了跪趴着吧,现在。」

  我和魏麒都不好意思;可是,既然是我主人的命令,我只好乖乖遵从,脱下了自己的衣服,放到了自己的背包里。

  苏玉大抵是借着酒劲,竟也有些凶狠地魏麒说:「你也脱呀。愣着干嘛?」
  于是,魏麒也只好乖乖脱掉自己的衣服,任凭他的新主人使唤。

  大冬天的户外奇冷无比,树林里的地上甚至还有着厚厚的积雪;我和魏麒都冻得直哆嗦。

  吴小涵没理会,直接骑到了我的身上;而苏玉也骑到了魏麒的身上。

  在她们的命令下,我和魏麒开始往树林里爬。

  爬在林间的积雪上,我冻得都快要受不了了,感觉膝盖在钻心地疼着;可却毫无办法,只能乖乖向前。

  到了树林里,吴小涵才命令我停下来。

  苏玉宣布说:「刚才我和小涵姐姐决定,来这里重赛一下飞镖;于是,我们把酒吧里的飞镖带出来了,当然,是小涵姐姐付了钱给人家的。不过,我们没有标靶,于是,只好拿你们的下身作为标靶咯。」

  吴小涵继续说:「我们每个人连投五次,击中自己的M的鸡鸡或者蛋蛋的话,计三分;击中身体上别的部位的话,计一分。飞镖要插稳进去了没掉落,才算数。到时候输的那个M,就在雪地里,好好跪着接受赢的一方的惩罚吧。」

  可苏玉转过身,坏坏地对吴小涵说:「那我俩呢,小涵姐姐?我俩中,输了的那个就没有惩罚吗?完全只惩罚M吗?不要这么过分嘛。」

  「我俩呀……」吴小涵想了想:「我俩要怎么惩罚呀?」

  而苏玉作为一个刚刚接触SM的人,想法很不加拘束:「我们俩谁输了,就像M一样跪下来亲另一个人的鞋,怎么样,你敢吗?」

  「小玉妹妹,你别闹啦,」吴小涵说:「在自己的M面前给别人下跪,以后还怎么管教M呀?」

  「你害怕了是不是,小涵姐姐?」

  「我才没怕呢,我又不会输。我是为你考虑。」吴小涵又装出一副谆谆教导地模样来。

  「你要是不怕输,就答应啊。你是怕自己会输吧。」

  吴小涵的要强也被激发起来了,说道:「哼,我有什么不敢答应的。那就这么定了,谁输了,亲对方的鞋一下。」

  吴小涵先拿出贞操锁的钥匙,为我把贞操锁打开:「一会儿飞镖打在贞操锁上掉下去了,我就吃亏了。得先解开。」

  苏玉则用脚在地上划了两条相隔三米左右的平行线,让我和魏麒跪在一边的线后面,她和吴小涵则站在另一边的线后面;她还拿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功能,放在一旁照着我和魏麒。

  我和魏麒乖乖跪好,全身冻得忍不住发抖,只盼着赶快结束这一切。

  寒冷的空气让我们的阴囊都皱成了一小团,恐怕更加增大了飞镖命中的难度。
  吴小涵先掏出一枚飞镖,对着我的下体稳稳地投掷过来。

  飞镖重重地戳到了我的大腿上,扎进了肉里。

  瞬间的剧痛让我身体一颤,疼得微微呻吟——但努力咬牙忍住的话,还不至于倒在地上。

  吴小涵开心地跑了过来,拔出飞镖,喊道:「得一分啦。」

  血从飞镖扎出来的那个洞里流了出来,顺着我的大腿往下流出;好在没有流出多少,就自己止住了。

  苏玉拿起她的飞镖,也往魏麒的下体掷去;可惜,飞镖径直从他的两腿间穿过,根本没有击中他的身体。

  「脱靶,零分!」吴小涵幸灾乐祸。

  苏玉捡起飞镖后,不太开心,狠狠踹了魏麒一脚:「两腿并起来!别再让飞镖从你腿中间飞过去了。」

  吴小涵则开始投起她的第二镖。

  这一镖准得出奇,重重的击打在我的鸡鸡上。

  可大约是鸡鸡的形状并非是平面,飞镖也就没有垂直地戳上来,而是有着比较大的倾角;因此,击中我的鸡鸡之后,飞镖竟并没有插进去,而是掉落在了地上。

  但那猛烈的疼痛还是让我叫喊出声。

  吴小涵走过来,自己捡起飞镖,一言不发地回到了线后。

  苏玉的第二镖稳稳地戳在了魏麒的大腿上;他疼得吸了一口气,但也努力跪好不去颤抖,等着苏玉把飞镖拔下。

  她拔出飞镖,说道:「1:1啦,看你的咯。」

  吴小涵抄起飞镖,再一次击向我的阳物——这一次,飞镖终于正正地插在了我的肉茎里。

  那镖针粗得跟钉子一样,扎到我的鸡鸡里,果然被钉子敲打的感觉一样疼;我再一次疼得喊出来,甚至忍不住颤抖了几下。

  不过,我也因为成功地为吴小涵拿下三分而高兴。

  「4:1啦,小玉妹妹你要加油了哦~ 」吴小涵得意地跑过来,拔下飞镖。
  飞镖拔下的瞬间,把我的我的阳根拉扯得甩了起来,血滴飞溅到雪地上,洒出不少红点。

  鲜红的血点在这洁白的雪地上是如此晃眼,仿佛印证着这残忍的游戏。
  苏玉干得也很漂亮,让飞镖正正戳入了魏麒的卵蛋里——其实也看不清飞镖是不是真的戳入了睾丸,但毫无疑问,镖针已经戳到了阴囊里。

  魏麒一声惨叫后,身体疼得向前一倒,靠双手撑住地,才没有趴倒在地上。
  苏玉开心地蹦到他身前,拔下镖针:「4:4咯。小涵姐姐,到你啦。」
  她还伸手揉了揉魏麒的头发,作为对魏麒的安慰。

  吴小涵的第四镖也戳到了我的蛋蛋上,可是镖针却没有扎进去,而是落到了地上。

  她刚走来,我就自己俯身捡起了飞镖,递给了她。

  她没好气地接了过去,退回到线后,等着看苏玉的表现。

  苏玉的第四镖结结实实地戳到了魏麒的大腿上,稳当地立住;她高兴地喊道:「4:5,我反超咯。小涵姐姐,现在压力在你那里了呢。」

  看起来,苏玉是看到吴小涵上一镖命失以后,知道主动权已经到了自己手上,所以选择了打大腿这种稳妥的策略——毕竟大腿又平又软,只要击中,基本就能保证戳进去,不会掉落。

  两个一贯争强好胜的女学霸,玩起飞镖来也是那么认真,谁都不愿意服输。
  每人还剩着最后一镖的机会;但此时我和魏麒都已经冻得全身通红,不停颤抖着——我们快要扛不住这寒意了。

  我和他的脚下的白雪上也都有了红色的血滴,看上去触目惊心。

  吴小涵已经拿起了飞镖,准备投射她的第五镖。

  如果她决意扎我的大腿的话,应该很有把握击中,从而把比分追到5:5;但是那样的话,苏玉的最后一镖也可以稳妥地选择打大腿,从而以5:6的比分,一分之差取胜。

  所以,吴小涵只能选择赌一把,以我的下体为目标来投掷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