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山中旅馆】(序-01)【作者:b3674292】
【山中旅馆】(序-01)【作者:b3674292】
字数:50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序章、好奇心

  「今年也以失败告终了吗,这样的日子真是太难熬了!」

  我的名字叫相叶章平,高中3年生,其实是熬了三年高中三年级的高中生。为了理想中的大学拼搏了三年,今年依然功败垂成。

  家里并没有逼我随便去个大学或者出去工作,与其说没人逼,不如说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在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父亲常年在海外工作,平常除了寄钱之外,很少跟我打电话。小时候一直是被邻居日奈阿姨照顾到现在。但就在十二岁那年,日奈阿姨不幸遇车祸,虽然性命无碍,却不能做体力活了,所幸那时我已经学会自己照顾自己了。

  虽然已经这么大了,我还是非常依赖日奈阿姨,或许是从小缺少母爱而阿姨照顾我这么多年的缘故,我已经将阿姨视为我的第二个母亲。

  在回家的路上,我不知不觉走到了日奈阿姨的家门前。

  「啊啦,平酱回来了,今天是联考公布分数的时候了吧,今年的成绩怎么样?」
  「马马虎虎吧」

  「啊,这样啊,今年又没考上吗。」

  似乎早已看穿我拙劣的伪装,日奈阿姨目露失望,但又想到了什么,很开心的走向茶几,拿起一张白蓝相间的小卡片递给我。

  「平酱不要气馁哦,来年再努力一定行的。但是你也不能一直闷在家里学习了,偶尔也要出去放松一下,认识一些女孩子才行啊,这里有张温泉旅馆的票,老板娘是我的老朋友了。这家旅馆的温泉有美容驻颜的效果很多女孩子都会去这家旅馆喔。」

  看着日奈阿姨坏坏的打趣,我却不以为意。可能是因为从小缺少母爱,独立很早的缘故,我对同年纪的女孩没有多大的兴趣,,加上不擅长学习,至今为止依然是个单身童贞男。

  「我才不要什么女朋友,我有日奈阿姨就好了。」

  「不行,平酱需要真正的心灵上的女伴,阿姨已经是你妈妈的年纪了,有很多事情不能为你做了。」日奈阿姨宠溺地看着我。

  「嘻嘻,什么事情不能做啊。」

  「……你这小坏蛋,在想什么呢……」日奈阿姨一阵脸红,,「快回家准备去吧,这张票是后天失效的,明天就出发吧,我送你去车站。」阿姨推搡着我向门口走去,还递给我一个黑色塑料袋。「顺便帮我把这袋垃圾倒了。」

  待我接过垃圾袋,哐的一声就被关在门外了,便只好提着塑料袋向垃圾筒走去。心叹阿姨今天好奇怪,以往都希望我留下来吃饭的,今天却早早放我回家了。
  当我提起袋子正要丢进垃圾桶里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垃圾袋下面破了个大洞,里面的东西漏了一地。

  幸好只是一些纸盒之类的,我蹲下来一个一个捡起扔进垃圾桶里。

  「咦,这本是什么?」我突然发现一本黑色背景封面的杂志夹带在一个叠起的纸盒中,拿起来仔细一看,封面上一个成熟妩媚的女人穿着一身黑皮装,一手持鞭,一手抚摸着胯下的假阳具,目光流转,俯视着我。我顿时感到一股热流在身上涌动,虽然平时也接触过情色刊物和网站,但大多流连于一些普通的性爱,从未看过这样新奇的图片,况且还是从阿姨家带出来的。

  「这就是SM了吗?」我一直以为SM是男虐女,从未看过女人可以这样妖冶美丽。顿时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想继续翻看,但又想到这是阿姨家门口,万一被什么人发现了,肯定会成为一生的耻辱,便匆匆把纸盒都扔进垃圾桶,带着这本黑色杂志飞快往家中奔去。

  回到家后,鞋子一登,在客厅拿了一包抽纸,我飞快的扑进卧室,拿出黑色杂志,继续满足我的好奇心,翻开第一页,一个丰乳肥臀的熟女,穿着黑色吊带袜,叉开雪白的大腿慵懒地坐在皮沙发上,一个裸体的男孩跪在地上,双手捧着沉重的臀肉,将脸埋入黑色的密林之中,幸福的表情就像品尝吃着世上最好的美味佳肴。看着这张图片,下体瞬间膨胀,我不停的在床下摩擦被单,那个女人仿佛没有看着那个男孩,而是直直地看着杂志外的我,好像那一顿美餐本来是为我准备的,埋怨的目光不停地撩拨着早已撑起的小帐篷。

  我再也忍不住自己的双手,一边的翻着一边安慰自己的弟弟,里面大多是熟女对小男孩的调教,跨坐在小男孩的嘴上,调教小男孩舔自己的腋毛,对自己的肛门侍奉,各种各样的姿势在我脑海中不停的闪过。那一夜我自慰了七次,直到最后我再也没有精液,也不知道到了几点就沉沉的昏睡过去……

             第一章、山中温泉

  第二天早上,也不知道几点了,我被突然响起的电话吵醒。

  「平酱,东西收好了吗,阿姨来接你了~ 」

  「好的阿姨,我吃完早餐马上下来。」

  我随意撒了个慌,才想起因为自己昨夜的宣泄,连行李都忘了收拾。慌乱中赶紧起床穿衣,转身把换洗的衣物塞进行李箱里,便提着大箱子下楼了。

  回想着杂志中的图片内容,被蹂躏的小孩,高贵的熟女,淫乱的场面和诱人的姿势不断的刺激我的神经,我的下面顶着的小帐篷不断的摇动。

  「啊啦啊啦,平酱真是有活力呢?」日奈阿姨捂着嘴笑着看着我,她今天穿的十分简单,但是腿上的黑丝袜让我想起抱着脚趾吸吮的小男孩,不由得下身一阵颤动,已经到极限了。

  我尴尬的笑着,勾着身把行李提上了车,余光偷偷的看着阿姨的丰满的臀部。
  阿姨的美尻犹如熟透的桃子,透露着淫靡的芬香,要是能埋在这样的熟臀之中,品味最浓厚的汁水,我愿意拿所有去交换。

  「怎么了,平酱,快上车吧。」

  「遵命。」我不由自主的这样说,说完觉得不妥。我怎么会这样想,阿姨平常对我这么好,我不能亵渎对我好的人。但是我又忍不住去回忆杂志中淫荡的画面,然后与阿姨的身影重叠。矛盾的想法在脑中不停的争执,混着昨夜的疲累与旅途的颠簸,我很快便坠入了梦中。

  ……

  「平酱,想看吗,这完熟的桃尻」

  躬着身子的阿姨一边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蜜桃,却又不时扯动快被撑破的短裙,让充满弹性的短裙激烈地怕打着雪白的屁股。啪啪的声音充斥在我的耳中,我终于忍不住把头埋入这个柔软的温柔乡中,疯狂的磨蹭着两座肉色的山丘,只为寻找隐藏在森林中的幽深的洞穴,山谷中弥漫的淫荡的气味诱使我扒开了那层薄薄的外衣,一个新的世界粗鲁地占满了我的视野,这就是真实的熟女之臀,是烙印在我灵魂中的肉的盛宴。

  轻轻的舔了舔卷起的肉璧,淫荡的汁液便从蜜穴深处不断的蔓延出来,沾满了黑森林,沿着大腿根部流下来。

  「看这,都是因为你下流的视线的错唷。男人的话,要负起责任?」

  阿姨的手不停的抚摸着肉色的花瓣,纤细的手指拨弄着粉红的樱桃,褐色杂草埋伏在黑色的伤痕旁,等待着缠住任何来抚慰这条疤痕的猎物。浓密的杂草顺着伤痕一直延伸至乌黑的洞穴,如绿叶围绕着绽放的鲜花。一张一合的花穴,像一张等待着情人舌吻的嘴唇,不断的散发着勾人魂魄的气息。

  「小屁穴也很痒,想要尝一下这里的花蜜吗?」阿姨掰开那雄伟的山谷,露出期待着热吻的那张嘴。

  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肉欲,想要尽情的舔舐那乌黑的嘴唇,尝尝那甘甜的汁水,用舌头抚平那道长痕的瘙痒。

  ……

  「平酱,平酱,醒醒,我们到了唷。」

  我睁开惺忪的睡眼,看着日奈阿姨的胸部,不由得一阵脸红,再看看一直精神的小弟弟,我匆匆的下了车去拿行李。

  「年轻真是件好事呢?」日奈阿姨注意到我的视线顿时有些慌张,「但是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哟」。

  听到阿姨这么说,正在推行李的我顿时脚跟一软,一头栽倒在地。正当我起身的时候,一股兰花的清香缭绕在我的鼻间。一双黑色的木屐,一双洁白的玉足,占据了我双眼。抬头间,她就这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她俯视的眼神在我脑海中再也无法磨灭。

  一个雪做成的女人,高盘的发髻,为人妻的象征,茭白的肌肤,迷人的微笑,左眼角的泪痣以及和服束不住的丰满胸臀和完熟身材。

  「好美丽的人啊……」

  此时的我并不知道,她将是改变我一生的人。

  「欢迎来月华旅馆,奈奈,这位是?」她温柔的声音,回荡在我的耳朵里,夺走了我的神志。

  「瑞树,这是我朋友的儿子,章平,你还不起来。趴在地上打招呼很不礼貌哟。」

  回过神来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看着自己的脚,不敢正视如此美丽的女性,但是余光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但因此我也感觉到了,在她温柔的眼神中还隐藏别的什么。内心不由自主的泛起想要为她做些什么的想法,但却又看不到她真正的渴求。

  「对不起啊瑞树,最近有点忙,上次你给我温泉票我用不了了,所以我让章平代替我来了」

  「章平,这位是月华旅馆的老板娘,斎瑞树,也是我多年的老友了,这两天她会照顾你的」

  「啊啦,真是个害羞的小孩呢,还不快谢谢瑞树阿姨」。

  「谢谢瑞树小姐,以后请多关照……」我赶紧躬身,内心后悔不已,真希望她对我第一印象不是趴在地上的我。

  「我也是请多关照,章平先生」。

  「章平,我就回去了,这两天一定要交一个女朋友唷」。

  看着日奈阿姨远去的车,我不由幻想着,要是瑞树能做我女朋友就好了,可惜她已经是人妻了。

  「章平先生,章平先生。」

  「啊,瑞树小姐,抱歉,你太美丽了,让我又走神了。」

  「章平先生真是可爱呢,现在跟我去你的房间吧」

  看着瑞树微笑的嘴角,我不得感到一阵好奇,到底是怎样的男人才能拥有如此温柔美丽的女性。

  在前往房间的走廊上,或许是山中光线不足的原因,视野比较昏暗,并且感觉并没有什么人的气息,明明是很好的旅馆。

  「瑞树小姐,这时候没人来这旅行吗」

  「其实这间旅馆基本是向熟人开放的,因为地处偏僻,除了附近的村民很少有人知道这里。」

  「明明这么好的旅馆。真是浪费了呢,瑞树小姐是一个人经营旅馆吗」
  「章平先生嘴真甜呢,这间旅馆是我和丈夫一起经营的,但是……」

  瑞树面上露出一丝苦涩,好像想起什么痛苦的事情。

  难道出了什么事情了吗,难道被丈夫抛弃了。不,我怎么能有这种想法,有什么男人会抛弃她,抛弃这样的自在生活。我再次沉入自己的幻想,如果她现在是独身,那么是不是就可以做我女朋友,甚至做我的妻子……

  「啊啦,到了,章平先生,这里就是你休息的房间了,请善用」

  回过神来,瑞树已经离去,只留下兰香飘散在这房间中。

  房间很大,榻榻米很干净,浴衣和毛巾都已经准备好了,房间的门外,走过一个长走廊后便是露天温泉,唯一让人觉得不协调的是房间的装饰物是一张恶鬼与美人交合的画,看着让人毛骨悚然,虽然画工精细栩栩如生,但我还是决定将它取下来放进抽屉里,不然一定晚上睡不着。

  「抱歉,章平先生,那幅画我忘记收起来」。

  瑞树小姐突然出现在我身上,我被吓了一跳。

  「瑞树小姐,这幅画是……」

  「那幅画,是我丈夫生前留下来的…」

  生前?这么说,她现在是未亡人!我的下身突然不争气得抽动了一下。早已熄灭的欲望的火星迎来了一阵微风,潜藏在内心深处的邪火熊熊烧起。

  「对不起,瑞树小姐,我不是故意提起这……」

  「没事,他已经去世5年了,现在我过得挺好的」

  看着瑞树眼中的悲伤,到嘴边的安慰话被我生生咽了下去。

  沉默……

  「瑞树小姐,我能称呼您瑞树阿姨吗,我从小母亲就去世了,唯一的父亲现在也经常不在身边,您给我的感觉就像母亲一般温暖。」

  瑞树惊讶的看着我,悲伤的神情慢慢褪去,嘴角微微翘起,一个温柔的微笑瞬间突破了我脆弱的防线。

  「我也是这么想的,章平先生」

  「瑞树阿姨,你就称呼我章平吧」

  「章平……」

  瑞树宠溺的眼神看着我,伸手抚摸着我的头发不知被什么控制了,我着魔似的抱住了瑞树,但她好像一点也不吃惊,并且也抱住了我。

  我们在沉默中相拥了数分钟,最后她还是不舍的把我推开。

  「等一下,章平,我先把那个人的画收起来。」

  「抱歉我刚冲动了。」

  「我也似乎有点轻率了呢」

  看着她抱着画缓缓出门的背影,丰硕的桃尻在我的双眼中不停的扭动,直勾起我从开始就不停颤动的肉棒。好想埋进她的雪白的丰臀里,深深呼吸她的味道。
  房间里没有了瑞树,仿佛像失去了生命,变得无聊冷清,我平复心情后,便将行李里的衣物放置在储物柜中,换上浴衣,准备去尝试下这里的温泉。

  走在长走廊上,我不时打量着周围的房间,虽然没人居住,但是每个房间看起来都很干净,直到那一个房间……

  还没走到那个房间,一股浓郁的麝香味扑鼻而来,门虽然上了锁,但是却能打开一丝门缝,我害怕会侵犯了瑞树的隐私,并没有打开门缝往里面偷看。但这个房间让我久久不能忘怀,让我充满了亲切感,仿佛在欢迎我的到来。

  ……

  夜晚,悄然降临。我寻着灯火,来到露天温泉。

  温泉确实不错,因为山中的冷风,让温泉的热气看起来更为温暖,连堆砌的石头都似乎变成了热乎的床。我脱下浴衣后,赤身进入温泉中,靠在池边的石座上,享受着泉水与山风的碰撞。望着天上皎洁的月亮,慢慢的闭上了双眼,回想着瑞树那双洁白的玉足和美臀,肆意的意淫着各种淫靡的玩法,在寂静的夜里,我再也不用抑制下面的膨胀,享受着温泉的抚慰。

  ……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