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偏偏要做你的M】(4.15)【作者:deltat】
【偏偏要做你的M】(4.15)【作者:deltat】
字数:54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 4.15 章

  吴小涵终于从上海回来的那天,我没有再去接她——因为手伤未痊愈的缘故,我还不能开车。

  于是,她自己打车回到了家里。

  听到她用钥匙开门的声音,我立刻就乖乖跑到门口跪了下来。

  她按照已经养成的习惯,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下。

  看着我在她面前跪好,她伸出手来,疼爱地摸了摸我的头:「对不起,你这些天真是遭罪了。我知道我很对不起你。」

  我摇摇头,看着有些劳累的她:「没事的,小涵学姐。能跪在你脚下看着你,我就很开心啦。」

  而她脚上的棕色皮靴,却还在我的眼前晃晃荡——已经没救的我,几乎是下意识地伸出了舌头。

  吴小涵见到此状,温柔地说道:「好啦,你都伤成这样了,手上都还打着石膏呢,就不要再发情了,好吗?」

  「我……我想亲近一下嘛。我想你了,小涵学姐。」

  「好吧,小傻瓜……」她伸出了脚:「要是你真的喜欢的话,呐。」

  我于是凑近了舌头,舔舐起靴底那些粗大的纹路间的泥土。

  快一个月没有能舔到她的鞋子,此刻终于能回到她的脚下,我很是满足,甚至都有些诚惶诚恐。

  而吴小涵俯视着我的眼神也很是自然,读不出半点尴尬,也没有半点嫌弃。
  舔干净了她靴底的泥土后,我依例先去刷牙,然后回到她的跟前,叼住她那棕黄色的棉靴的后跟,为她脱了下来。

  靴子里立刻散发出脚汗的酸臭味。

  这脚汗味虽然不算异常浓烈,但对于一向没有什么脚臭的吴小涵来说,已经很难得了。

  我立刻瞪大了双眼,浑身都兴奋起来。

  虽然浑身兴奋,却依然没有勃起——被钉鞋重伤以后,我真的失去了勃起能力,阳根已经永远是软塌塌的了。

  吴小涵把她穿着黑色裤袜的脚伸到我的嘴边:「很想舔吧?」

  「嗯。」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这一次,吴小涵没有刁难我,甚至没有让我去磕头乞求她,便把脚底踩到了我的脸上。

  纵使隔着裤袜,她的脚底也带给了我完美的触感和令人心动的温度。

  那可爱的脚趾牢牢覆盖住了我的鼻子,正好用到气味最浓重的地方,来堵住了我的鼻孔。

  那带着酸臭、混合着芳香、潜藏着费洛蒙并且承载着我对女神的一切幻想的醇蕴,直直灌入我的鼻中,让我置身仙境。

  而她娇嫩的脚底紧紧地压在了我的嘴唇上——这霸道却甜美的强吻,让我全身都瘫软了。

  我张开嘴想要把她的脚含入口中,却被她半开玩笑地拒绝了:「别那么饥渴地糟蹋我的脚嘛。先用嘴唇好好地亲一亲,不行吗?」

  我听了她的话,很快领悟——确实,她愿意让我碰她的脚,终究是对我的赏赐;如果我真的崇拜她的脚,确实应该更多是崇拜和欣赏,而不单纯是性欲的狂暴发泄。

  一直以来我都在玷污吴小涵的脚,可那只是吴小涵对我的过分宠溺而已呀。
  于是,我紧闭双唇,小心地用嘴唇隔着袜子吻过了吴小涵玉足上的每一寸。
  这个虔诚的仪式,也再一次地让我被吴小涵的美脚震撼——隔着袜子,我也能感受得到她那娇媚的足弓和纤细的脚趾;而那迷人的香气,也将我的灵魂不停地往仙境的深处拖跩着。

  我完整的吻过她的袜子在脚踝以下的每一个角落后,她终于指示道:「张嘴吧,小冬瓜。」

  我张开嘴后,她温柔把脚尖伸了进来,直至五个脚趾连同前脚掌都全部没入了我的嘴里。

  我一边用力吸吮着这软玉,一边用舌头贴紧脚趾摩挲——袜子里微微的咸味让我更加兴奋,拼命的索求着她脚上的芳香。

  这一刻,我是世上最最幸福的人——之前所付出的一切疼痛,一切永久性的损伤,哪怕只换回这一刻的美好,也都将是值得的呀。

  只是,吴小涵很明显注意到了我的不举——往常,这种时候我早就该硬起来了才对。

  她叹了口气:「你好像是真的硬不起来了呢。」

  「嗯。」我语气平淡地应道。

  「对不起。」她低声说道。

  「没事的,小涵学姐。我本来也不需要勃起的呀。」

  「可是现在这样……」

  「现在这样,正好可以成为你羞辱我的依据呀。拿阳痿来羞辱一个男人,效果应该很好吧。」

  我这话让吴小涵啼笑皆非,敲了一下我的脑袋:「你都这样了,这么还这么精虫上脑啊?」

  其实,无法勃起这种事情,我当然是会在意、会难过的。

  只是,在医院的几星期和回家后一个人呆着的几天,我已经渐渐接受了这个现实了。

  我已经知道,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前看,以及带着吴小涵一起向前看。

  此刻,我也只能是回答:「我……只是觉得……能抓住还抓得住的幸福,是最重要的了呀。」

  她摇摇头,却若有所思地说着:「那,我就试试看你是不是真的一点都硬不起来吧。」

  于是,她便伸出了脚尖,轻轻地摆弄起了我的下体来。

  这是我做了吴小涵的 M 以来,第一次被她直接用脚抚弄下身。

  虽然在成为她的 M 以前,她是为我足交过一次;可是,自从成了她的 M 以后,因为那个「M 不配玷污主人的脚也不配得到性快感」的原则,她再没这么对过我——即使有短暂的挑弄,也都是穿着鞋的。

  我自己都觉得有一丝不妥:「小涵学姐……我……这样会弄脏你的脚的吧。要不,你穿上靴子吧。」

  「没事,」吴小涵说:「在你好好的时候,我都没给你一次你想要的足交;我知道现在弥补是太迟了,但是,你就当作这是对你的羞辱吧。」

  她用双脚脚底那完美的足弓夹住我的肉棒,轻轻地搓揉起来。

  我微微有点痒,却很是舒服——那酥麻的触感一阵一阵地涌来,让我整个人都像是飞了起来。

  只是,我究竟有些惶恐——我何德何能,能让这么完美、这么神圣的一双美脚,来为我足交呢?

  看着她藏在黑色裤袜中的脚在我胯下缠绵着,我竟有点心疼。

  而吴小涵踩到我仍未勃起,又换了一个姿势——用脚趾尖轻轻抚过我敏感的皮肤。

  脚背绷紧成一条直线,而脚底则成了充满张力的完美弧形——光是这视觉的冲击,就足以让从前的我一柱擎天了。

  她趾尖暧昧的轻触,从我阴茎的根部一直慢慢向上,直抵龟头;而后在龟头尖部的位置来回挑弄数下。

  我虽然还没硬起来,可是却已经分泌出了几滴透明的液体。

  当然,尿道已经被改道的我,那几滴先走液也是从会阴处的新尿道口出来的,并不会再从龟头那里出来了。

  只是,这液体还是不小心弄到了她另一只脚上。

  「小变态,」她说道:「非要弄脏我的袜子吗?」

  「对……对不起……」我老老实实认错:「我不是故意的……学姐,要不你别碰了,我脏。」

  我的本意是真的害怕自己弄脏女神的脚;可是她却故意装出生气的样子,娇嗔道:「怎么了?我自己的东西,我还不能碰吗?」

  「不是……我是怕弄脏你……」

  「那你就给我忍住啊。」

  先走液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憋得住嘛。

  不过,我还是点点头,做出认错的样子来。

  吴小涵继续变换着姿势——她的脚很是灵巧,隔着袜子,甚至都能用两个脚趾微微夹住我的龟头,上下摩挲。

  这一下暧昧的挤压,让我软软地一声「啊——」叫了出来,忍不住娇喘起来,坦白道:「好舒服……真的好舒服……嗯……」

  「就知道你的鸡鸡喜欢被我的脚玩弄呢,」吴小涵说:「好好享受吧,反正你这个硬不起来的东西,这辈子也不可能拿来做爱了。」

  「嗯,谢谢学姐……」听到她终于开始羞辱我,我兴奋地呻吟:「我……能被学姐玩就够了……我就配被学姐玩弄……不对——我不配被学姐玩弄……但是,好爽啊……」

  她夹了一会儿后,又换着用双脚脚趾根部的弧弯,来轻轻夹住我的龟头上下搓弄——一边搓弄,一边还不忘稍稍让脚趾间互相揉搓着,挑弄着我敏感的冠状沟。

  这种美妙的刺激让我羞耻地又「嗯嗯啊啊」了一会儿后,终于感到自己快要射精了,连忙往回一缩:「不行,小涵学姐,我要射了……不行……」

  吴小涵戏谑道:「你倒是射给我看看呀。都没硬起来,你能射?」

  「不……不可以的……我是 M,不配的……」

  「没事,」吴小涵说道:「反正你现在射了也是从下面出来,也不会弄脏我。最多就是给我个惩罚你的借口而已。」

  说完,她倒是没有再那么激烈,而是换用她柔滑的脚背轻轻蹭起我疲软的肉茎来。

  我的鸡鸡软塌塌地搭在她的脚背上,从根部一直到龟头,都感受得到她温暖的触感。

  此刻,哪怕她一动也不动,这种接触本身,都在刺激着我的神经,把我推向射精的边缘。

  她轻轻地前后微微晃动起脚背来——这细弱的摩擦没持续几秒,我就已经再也控制不住。

  没错,我真的能射——快感在我的体内集聚到了我再也无法忍住的时候,我喷薄而出。

  精液从我会阴处那个小孔里倾泻而出,径直喷洒到地上。

  这样的确彻底避免了这液体弄脏吴小涵身体的可能性。

  「恶心的东西,自己舔干净吧。」她不屑地说道。

  对于 M 来说,自己射精自己舔干净,似乎是天经地义的——胆敢射精,不遭到别的惩罚,就已经是她宽宏大量了。

  于是我趴低了身子,自知羞愧的舔干净了那腥臭的白浆。

  「自己的精液好吃吗?」吴小涵问道。

  我摇摇头:「不好吃。」

  「那还敢射?」她说完就给了我一耳光。

  「对……对不起……」

  的确,经过吴小涵长期的调教之后,就算是刚射完精的贤者时间里,我对她的崇拜也不会有半点减少了。

  吴小涵在我舔着地板的时候,又说起来:「看起来,你是真的再也硬不起来了呢。都一直兴奋到射了,居然还没硬。」

  「嗯。」我窘迫地说道。

  「可是这辈子都废了,鸡鸡完全没法用了。没有什么感觉吗?」

  「我……开心。」

  「就这你还开心?你脑子有病吧?」

  「我只是觉得……能被小涵学姐虐废,是我的荣幸。」

  「真是贱得离谱的废物呢,」吴小涵说道:「果然,对于把你虐废,我就不该有半点负罪感的,对吧,垃圾?」

  「嗯。被你虐废,是我应该感谢你的事情。」我发自内心地说道。

  「既然你这么下贱,那也不要怪我了,」她说着拿起了手边的贞操锁,通知我道:「就算你硬不起来,贞操锁还是要戴的。」

  「嗯嗯,我知道。」这对我来说是显然的。

  我戴上了贞操锁后,她又自己脱下了她的裤袜,塞到了我的嘴里:「呐,变态,好好享受我的袜子吧。」

  说完,她自顾自整理起了带回来的行李。

  整理完行李之后,她似乎已经不在虐待的状态了,终于又变得很温柔。
  她走到依然跪在沙发前的我身旁,先是指示我吐出袜子来,然后又问道:「我刚才的话没让你太难过吧?」

  我连连摇头:「当然没有。」

  她蹲下身对我解释到:「我只是看你刚才比较在状态,好像很想被羞辱,才努力说出那些羞辱你的话的。我怕我说得有点过分了。」

  「没有呀,小涵学姐。谢谢你满足我。」

  「我现在要去洗澡了,」她说道:「你也一块儿来吧。」

  我便跟着她爬进浴室,而她毫不羞涩地脱光了衣服,全身一丝不挂——仅仅是还戴着那个有我的名字的手链。

  我也如从前那两次一样,跪在她的脚旁欣赏着她淋浴的模样。

  她知道,我那么久没见到她,一定太渴望她的身体了——哪怕只是让我仰望她一会儿,都足以让我感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