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激情小说  »  【小檬】(08)【作者:Demon(w1985jc)】
【小檬】(08)【作者:Demon(w1985jc)】
字数:44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

  兔年春节,小婉的父亲告诉她患了癌,仿佛一道晴天霹雳,自己终于遇到了真命天子,父亲却染上了绝症,她感觉天塌了下来,她不明白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母亲在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他们父女,是父亲一个人当爹又当妈把她养大成人,结果在毕业那一年她遭遇了改变她一生的那件事,如今父亲又得了绝症,她不明白命运为何如此不公,将她这般捉弄,七天假期,总是背着父亲哭,在他面前,却要强颜欢笑,安慰鼓励爸爸不会有事,一定没问题的。

  假期很短,很快她就回大连上班了,虽然和高昌从最亲密的关系成了陌路,但她还在高昌朋友任职的公司上班,还做总助,月薪已近七千。她没有把父亲生病的消息告诉谢昊阳,她总是在他面前展现出阳光积极快乐美好的一面,几个月下来,两个人的感情越来越好,尽管期间昊阳身边女人不断,但他还是比较收敛,小婉对于他而言,新鲜感也还在。

  三月,林奇和昊阳的球队进了半决赛,他们的主场设在本溪,周五晚上有一场比赛,安素和小婉都有年假,周五没有上班,下午坐列车到了本溪,不过男友们没空接待她们,两个女孩简单地逛了逛街吃了快餐早早来到篮球馆,由于是队员亲友,球票很靠前,就在场边。莫小婉之前对任何体育运动都是一窍不通,顾北不热爱任何球类运动,所以她也没接触,不看任何体育赛事。安素虽然早就喜欢篮球,也会去街球场看那些高手们表演,但是职业比赛她还是头一次看,特别又是场边第三排的位置,更是难得了。

  七点多,双方球员出场了,穿着长裤长袖开始投篮热身,以自由投篮为主,几乎每个人都是百发百中,看的场边的安素目瞪口呆,因为她从没看过真正的职业比赛。小婉在一堆投篮的人群中找到了谢昊阳,即使她不懂篮球,也看得出他的姿势有多么帅气标准。31岁的昊阳已经是队里的老将了,首席替补控卫,至于林奇,基本进不了轮换,鲜有上场时间。

  七点半,比赛准时响哨,两位帅哥都在场边观战。对方是一支男方的传统强队,有国内最红的球星和另外几位国家队成员。比校队成员更快的奔跑速度,精准的传球和投篮技术,肌肉的碰撞,原来现场看的职业比赛与电视上看到的直播效果差别这么大,跟安素平常看到的业余篮球高手更是不在同一个世界,与莫小婉不同,她本来就是一个篮球迷,即使没有男友出场,她也在享受这场比赛。比如,她一直是对方九号的球迷。他背筐接球,一个后转身甩开防守人冲到内线起跳,主队中锋起来封盖,结果是扣篮进球,再加罚一球;他在高位接球,只做了一个放球的假动作,直接跳投,球空心入网;防守端,他牢牢掌控主队投丢的球的篮板,又偶尔送出盖帽。这就是超出国内一般水准的头号球星的实力吗?安素从没想到能现场看到这位大名鼎鼎的球星的现场表演(突然想到某人当年可能不在国内,汗,请勿对号入座)。

  上半场主队以45比55落后十分,第三节进行了一半的时候,谢昊阳终于获得出场机会,191厘米高的他在这长人堆里只能打控卫。交往的几个月,莫小婉也看过男友几场比赛,但都是非正式比赛,昊阳当时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跳投,突破,抢断,扣篮,无所不能,如今在这帮真正的高手面前,出场仅仅7分钟,一次抢断后的快攻得分,一个后场篮板,两个助攻,这就是他本场比赛的成绩单,然而写还是比年轻的林奇好一些,因为后者整场比赛都没获得出场机会。
  不到九点半,比赛结束了,主队输了十二分。「比赛真精彩!」安素兴奋地对小婉说,「虽然林奇这个笨蛋一分钟都没没上,哈哈。」说着自己大笑起来,「你家谢昊阳还不错嘛!」莫小婉只附和说:「还好吧。」

  退场后,安素给林奇打电话,林奇让她们打车去球馆不远处一家酒吧,他和昊阳随后就到。安素按照林奇说的到了酒吧,和小婉对饮起来。

  「怎么样啊你们?」安素问小婉。「很好。」小婉依旧平淡,但是她用了「很」这个字,这很不符合她对什么都是一副淡然姿态的性格,也许谢昊阳对她真的很好吧。「哟哟,这回看来遇见真命天子了!」「只是,他身边女孩子有点多吧。」莫小婉虽然嘴上说着他对她很好,但是眼神依然茫然,完全没有恋爱中的女人特有的那种神采飞扬和幸福喜悦,甚至还不如做强奸犯的小三时的某段最幸福的时光。「好歹也算名人吧,认识的女孩多也正常呀,不出格就好吧。」安素劝她。「林奇身边也有很多女孩吗?」「哈哈没有没有,就我一个。」安素得意地笑,「可是他们两个不一样啊,林奇只是个默默无名的小球员,甚至观众都叫不上他的名字不认识他,谢昊阳不同,他在圈内有一定的名气,更重要的是,他是富二代。」安素说完,从果然叉起一块西瓜放入口中。「如果林奇也像他那样,或者如果他是你男友,你真的不介意他身边那么多女人吗?」安素吃完西瓜回答她:「不需要做这样的假设吧,我觉得只要谢昊阳是真心爱你并且时刻把你放在心中第一位就OK。」

  「两位美女,借个位置一起喝两杯好吗?」安素抬头看去,是三个社会青年,看起来比自己要小一些,二十上下的样子。「啊不用了,我们约了人。」说着看看时间,都十点一刻了,这两个人怎么还不来。「哦,那他们来之前,我们先在这坐会吧,没地儿了。」说着就坐下来,招呼服务员。安素经常到酒吧玩,对于这种人早已见怪不怪,没理他们,只是给林奇发了条消息问他们怎么还没来。林奇回复刚刚洗澡了,已经在路上,五分钟就到。

  当谢昊阳和林奇赶到的时候,正好看见三个青年坐在他们女友这一桌,安素和两个随意聊着,小婉则没有理身边的那个人,但他脖子夸张地往前探着,歪着脑袋一边盯着莫小婉俊俏的脸一边滔滔不绝。谢昊阳和林奇走近了,听见莫小婉身边的那个青年说:「美女,来酒吧不就是玩的吗?不是为了开心快乐吗?你说你有男朋友,可是他在哪呢啊?」站在他身后的两个大个子都笑了,谢昊阳拍了拍青年的肩膀,青年不耐烦地回头:「谁啊?不长眼?没看我在把妹?」话说完了,也看见这两个大块头了。「我,这位美女的男朋友。」青年认出了他,有点激动地说:「哎?你不是谢昊阳吗?我操,居然会在这里遇见你啊?我可是看你球长大的啊!」昊阳笑了。「这是你女朋友啊?」昊阳说:「是我女朋友。」「那不好意思了,小弟有眼不识泰山,哎对了,能合影吗?」「好。」昊阳答应了他,他把手机递给安素,安素帮他们拍照留念。三个人这才走开。「没事吧?」林奇坐下问安素。「能有什么事?毛头小子,姐姐出来玩的时候他们还读中学吧。」林奇一把搂过安素,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对面的莫小婉却依然沉默,都没有看昊阳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我来了你都不理我呀?」谢昊阳说。「没,只是觉得你好受欢迎呢,连男人看见你都要和你合影留念。」这话说的两个爷们一愣一愣的,只有安素明白她的心。「小婉,你男友受欢迎还不好?俺们安素老嫌弃我还号称职业球员,走大街上都没几个认得出我的。」「是啊,好呢,谁不想出名呢。」莫小婉的语调拉的老长,说完喝了一口酒。三人面面相觑,无言以对。谢昊阳一把搂过小婉,在她前额亲了一口:「你不喜欢,我以后不理他们就是了。」「没关系,只要我在你心里有位置就好。」莫小婉说完这句话,又委屈地流下眼泪,自从和顾北分手后,她总是毫无征兆,想哭就能哭,不想哭也会忍不住哭,有事哭,没事也哭,似乎除了哭不会做别的了。她这一落泪,气氛就尴尬了,安素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了,还好昊阳是个超级暖男,给她一个拥抱,她就乖乖依偎在他怀里把情绪稳定了下来。林奇突然想起了一个狼要求兔子戴帽子和不戴帽子的笑话,讲完了,四个人都笑了起来。

  比赛期间,小婉和昊阳聚少离多,四月底,他们的赛季结束了,漫长的休赛期,他有足够的时间陪她,当然,也有足够时间陪其他女人。

  她陪他参加一个队友的生日宴,那天每个人都喝了很多酒,队友灌他,她却像怎么喝都不会醉一样帮他挡了很多杯,那天她喝的比他多,他从来没见过一个女孩像她这么能喝,简直霸住了场子,给他挣足了脸,队友纷纷夸昊阳,行啊哥们,找到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女友,还这么有气场,对你这么好。他们不知道,她只是借酒精来麻醉内心永恒的痛苦,她忘不了往事,只因为她觉得她没有真正走到昊阳的心里。

  那天晚上她吐了三回,但依旧清醒,难得喝的那么多却没有哭,两个人到家后,先后洗了澡,他给她准备了解酒的蜂蜜水。莫小婉洗完澡喝着蜂蜜水,头依旧隐隐作痛,却不再像之前那样痛个不停。「昊阳,谢谢你照顾我。」「我照顾我的女人,怎么我的女人还谢我呢?」「我们在一起快半年了。」「是啊,赛季都结束快一个月了。」「昊阳,我有一件事想告诉你。」莫小婉说着,抬头凝视着谢昊阳的眼睛。「你说。」这个阳光的男人笑着说。「我有一段不寻常的经历,所以我并不是很喜欢性。」莫小婉似乎是在解释她为什么每次在与他的性爱中都不主动并且看起来不享受,他身体很好,性能力也很强,喜欢他的女孩很多,不只是因为他的帅,他有钱,也因为他一流的床上功夫,可是在莫小婉身上,谢昊阳却毫无成就感。

  「没关系。」谢昊阳只说了这三个字。看着他的眼睛,一整晚都在狂饮狂欢掩饰伤痛的莫小婉终于忍不住流下泪来:「我的第一次,是被灌醉了,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的。」她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一边流泪一边说。昊阳表现出吃惊的样子,假装心疼地问她:「怎么回事?」小婉便把当年的事情如实地告诉了昊阳,怎么被男友抛弃,怎么跟了迷奸自己的人两年,包括高昌后来告诉她的真相,那晚不只是灌她酒,还在酒中下了足量的粉末状安眠药,她全如实告诉了谢昊阳,她很痛苦,但她真心不怨恨高昌,还是那句话,如果说怨恨,也是怨恨他让自己爱上他以后不能娶她,跟昊阳说这些话的时候,她还记得那一夜高昌把她搂在怀里告诉她下药醉酒的真相后祈求她原谅的情景,她真的一点都不怪他。
  谢昊阳听完她的陈述,轻轻把她搂在怀里,抚摸着她长及后背的黑发,心疼地爱抚着,告诉她:「我不介意,我真的爱你,我会帮你忘记。」她就痛哭出声了,感到压抑已久的情绪终于释放出来。那夜,他们没有做爱,精力旺盛性欲强盛如谢昊阳,此刻也是真的心疼他的小女友了,只是从她后面紧紧地抱着她,搂着睡了一夜。

  七月中旬,谢昊阳联系了欧洲一家俱乐部去参加夏季联赛,带小婉一起,小婉用了年假,陪昊阳在那个东欧国家待了十天,然后自己回来,他继续留在那里训练。虽然花心,临时女友换了一片又一片,但是谢昊阳对莫小婉还算认真,而且他是真的热爱篮球,训练起来非常刻苦。异国两地,两人每天语音和视频,也许是分别让两个人相互思念,感情在这个夏天反而升温了。

  十月,顾北告诉小婉,他当爸爸了,小婉为他开心,同时也期待不远的未来,能和昊阳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宝宝,她觉得生活终于美好起来,想起顾北,她也能够坦然面对了。

  新赛季的比赛即将到来,两个多月的厮守缠绵后,小婉又和男友开始了聚少离多的异地生活。值得一提的是,莫小婉在床上还是无法与谢昊阳达成默契,这对于后者来说虽然不是无法忍受,但真的让他感到失望和无趣,他喜欢的是那种在床上极度风骚放荡的美丽女人,至于客厅里是不是贵妇,他倒不是很在乎。
  在DG打客场比赛的一次偶然,他认识了一个很会玩的哥们,从此,谢昊阳也厌倦了以前机械式的性爱,从16岁第一次到现在三十多,阅女无数了,有时候,真的是操都懒得操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